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遭绑架,女老总施妙计智擒歹徒

作者:未知

  女老总受骗遭绑架
  2014年1月19日上午,江苏省常熟市一家公司的美女老板范若兰正在忙碌着准备置办年货。忽然,她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对方称自己是孙老板,马上要回老家过年了,欠范若兰的一笔涂料款还没结,要她赶快过来拿钱。范若兰打开电脑一查,一家小建筑公司果然欠着自己货款。可是她做梦都没想到,等待她的竟是一个精心设置的陷阱。
  范若兰出身贫寒,2006大学毕业后在南京一家涂料生产企业供职。4年后,成为公司销售王牌的她在丈夫的鼓励下,回到老家开了一家生产涂料的公司。不几年,竟积累了千万元财富。
  虽然对这个“孙老板”并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她也没多想,开着自己的宝马车去了对方指定的地方。
  到了约定地点,范若兰碰到经营一家汽车修理厂的赵某。因经常到他那里修车,彼此也算熟人了。出于礼貌,范若兰从自己的宝马车里走出来寒暄一下。赵某告诉范若兰,说他的面包车坏在了路边,想搭她的车去自己的汽修厂喊人拖车。碍于情面,范若兰让他上了车。
  在路经赵某的面包车时,赵某称车里有条朋友刚送的纯毛毛毯,他想转送给范若兰以示感谢。于是,范若兰下车和他一起来到面包车前。突然,范若兰被人连推带搡地弄上了面包车,随即被毛毯裹住。随后,后座上一男子掐住她的脖子恶狠狠地说:“别动!别喊!否则弄死你!”
  范若兰想大声呼救反抗,但在商海中闯过几年的她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冲动的念头,盲目呼救搞不好会惹得对方狗急跳墙,反而会带来杀身之祸。不如以静制动,看对方到底想干什么,再见机行事。很快,范若兰的手机和随身携带的挎包被车上的两名陌生男子搜走。
  此时,面包车一路疾驰。因被毛毯紧裹,范若兰并不知道车子驶往什么地方。她对绑匪说,如果是生意场上的恩怨,或有什么别的要求尽管说出来,她会尽量让他们满意。没想到,对方听后根本就不理睬她。
  那一刻,范若兰清醒地意识到这是经过周密部署的绑架。
  临危不乱巧周旋
  大约40多分钟后,范若兰被两名陌生男子带到一处很偏僻的出租房里。进屋后,对方怕她不老实,二话不说,取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把她的手脚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其中一名中年劫匪坐在床边,开始在范若兰的身上上下扫描,一副色迷迷的样子。接着,他就把手伸到范若兰胸部一阵乱摸。范若兰赶紧说:“别碰我,要多少钱都可以给你!”欲火中烧的色狼哪肯轻易罢手,把坐在床沿上的范若兰搂进怀里狂吻起来。
  见劫匪不肯罢手,范若兰猛地一下挣脱歹徒的搂抱,义正词严地说:“我是个非常传统的女人,绝不会为了活命忍气吞声受辱!”见范若兰如此决绝,再加上旁边还有个年轻同伙,那名劫匪骂骂咧咧地只得作罢。
  后来,两名劫匪进了另外一个房间嘀咕了好大一阵子,范若兰隐约听到他们说:“等钱到手了,干得利索点儿,反正她看见了咱们的相貌,留下就是个大祸害……”闻听此言,范若兰不由颤抖起来,看来劫匪没那么好对付,很有可能会撕票。决不能坐以待毙。她开始苦苦思量对策。
  转眼间到了中午,范若兰故作轻松地说:“两位大哥,我身上没有多少钱,就那辆宝马车,对于你们来说也没有什么用,不过银行卡里还有2万多元,全给你们,只要不杀我。”看到劫匪打开她的皮夹,范若兰主动说出了其中一张银行卡的密码,这话让两劫匪觉得她还算识趣。
  接着,范若兰又说:“这么冷的天,你们也挺不容易的,就去把钱取出来,到外面好好吃顿饭慰劳一下自己吧!”听了这话,那名中年劫匪十分高兴,就让同伙试着到外面找ATM机去取钱,自己则守着人质。大约半小时后,同伙果然拿回了2万元钱,还带了几份盒饭。
  吃过饭,中年劫匪拿着钱说要到外面办件事,让那名年轻的劫匪负责看好范若兰。
  中年劫匪走后,范若兰两次提出要上厕所,为的是让劫匪解开手上的绳索。只要能进入卫生间,她就有设法向外界求救或逃跑的机会。但劫匪警惕性很高,说什么也不答应。
  见这招不行,范若兰开始对其攻心:“小兄弟,马上要过年了,不和家人在一起乐呵呵地办年货,而是待在这又黑又冷的鬼地方陪我,你也够辛苦的。”见对方对她的关心并不感兴趣,范若兰又说:“你年纪轻轻,干吗要担着坐牢的风险做这样的事情?一定是遇到什么难处了吧?不妨说说,也许我能帮助你。”
  见范若兰态度很诚恳,劫匪果然讲起了自己的情况。他说自己姓张,25岁,山西洪洞县人。这几年在外面打工没挣到什么钱,再加上自己平时有赌博的坏毛病,生活过得非常糟糕。欠了同乡一屁股债不说,最近在北方老家的孩子生重病住院都没有钱看病,还是媳妇到处跑着借的钱。无奈之下,他才跟朋友一起铤而走险,想绑大老板弄些钱用。
  一看有了转机,范若兰马上又打出了亲情牌,说:“我也有个4岁的儿子,小家伙可聪明、懂事了。如果你们把我杀了,我的小孩怎么办?”两人互相聊了一些家里的情况后,渐渐有了亲近感。
  接着,范若兰又给他讲起了自己艰辛创业的过程,并鼓励他改掉恶习,做个励志男人。还说:“你可以到公司来跟我学做生意,如果家里确实需要钱,我给你好了。”见范若兰讲得入情入理,又很仗义,劫匪听后非常感动,竟然提出要认范若兰做干姐姐。
  范若兰赶紧说:“那你让他们不要杀我。”“绝对没问题!”对方还拍着胸脯保证,说尽量说服同伙只图财、不害命。但他就是不敢答应私下放范若兰走。
  这时,范若兰想,万一他的同伙从外面回来,事情就难办了,说不定拿到赎金后自己还会被灭口。怎么才能尽快逃离狼窝?范若兰非常着急。
  劫匪被说服送她回家
  再说范若兰家里,早已乱成了一锅粥。妻子早上接到一个电话就匆匆走了,然后手机一直关着。范若兰的丈夫觉得这种情况太反常了,他深恐妻子遭遇不测,选择了报警。
  不料,当天下午4点,正当家人急得团团转时,失联了8个小时的范若兰竟毫发未伤地回到了家中。
  原来,范若兰见“干弟弟”张某确实也不愿加害自己,就告诉他,自己挎包的夹层隐蔽处还藏有3张银行卡。其中一个卡里有26万元,并当场说出了密码。还说另外两个卡里也有不少钱,不过要等自己脱离险境后才能告诉他密码。让他取出钱马上回家和媳妇一起好好过日子。
  见对方有些犹豫,范若兰说:“如果我长时间不回家,家里人肯定会报警的,把事情搞大了就不好了,我回家以后肯定不报警。”“干弟弟”被范女士的话打动了,就拿刀将她手脚的胶带割断,开车把她送到涂料厂的门口,并将范若兰的包和包内部分东西还给了她。
  获悉上述情况后,专案组立即行动。1月20日凌晨1时许,在一出租屋内抓获犯罪嫌疑人之一、汽车修理厂老板――39岁的常熟男子赵某,并追回他开走的范若兰的那辆宝马车等物品,另外两名歹徒也在半个月内全部落网。
  原来,经营汽修厂的赵某在2013年8月因涉嫌保险诈骗被刑事拘留,后于2013年9月被取保候审。在看守所期间,他认识了河南男子文某。不久,两人先后刑满释放。他们一直有密切联系。
  2014年1月,文某主动来到赵某的汽修厂,抱怨没钱回家过年。当时,赵某也为手头紧发愁。文某提议:“你是否认识常熟的有钱人?找一个绑了,最好是富婆,容易得手。”赵某称自己认识一个范姓开宝马车的富婆,是开厂的,跟她有修车业务上的账还没结清。两人一拍即合,制订了一个周密的抢劫计划,并准备了作案工 具。文某又以帮人讨债为名叫来朋友张某。三人一起演绎了一出绑架致富犯罪剧。然而,他们的绑架致富梦还没做完,就走上了法庭的审判席,受到法律的严惩。(文中受害人范若兰为化名)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