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复仇的母狼

作者:未知

  四月的一天,蓝天白云下的大草原像绿色的海洋,温暖的风吹拂着,吹起了一层层绿色的涟漪,也吹开了一朵朵五颜六色的小野花。蜂舞蝶飞,空气里满是花草的浓香,在那深可及膝的草丛里,两匹狼的身影时隐时现。
  那匹体形稍大的公狼竖起耳朵,警惕地盯着四野,体形稍小的母狼紧紧跟在它身边。母狼的肚子鼓鼓的,行动有些不便,公狼轻轻地叫一声,招呼母狼躺下歇歇。母狼摇摇头,它固执地跟在公狼身边。这是一对恩爱的狼夫妻哦,它俩每天形影不离,一起出去觅食,一起回到洞穴。
  忽然,公狼跳起来,一只土拨鼠刚钻出洞,就被公狼一口咬住脖子。公狼叼着死去的土拨鼠放到母狼面前,母狼温柔地看了公狼一眼,趴在草丛里,开始享受美味。公狼低下头,鼻子凑近一朵蒲公英,它眉眼里盛开出幸福和欢乐。是呀,就要当爸爸了,它能不高兴吗?每次捕到猎物,它都让母狼先吃。
  公狼兴奋地在草地上打着滚儿,呵呵,它的鼻头上沾满了黄色的花粉,它成了一匹黄鼻子狼。母狼伸出舌头,舔舔公狼的鼻子,公狼站起来,又开始寻找猎物。这时,一只肥肥的野兔慌里慌张地出现在公狼的视野里,公狼像道闪电,猛扑过去,一口逮住了野兔。
  公狼把野兔扔在母狼面前,母狼让它吃,它呜呜叫着,摇摇头。等到母狼吃了一半野兔,实在吃不下了,公狼才吃了剩下的半只兔子。夕阳西下,填饱了肚子的狼夫妻回家了,一串鸽哨响在它们头顶,落霞映红了它们身后那条开满野花的青草小路。
  回到温馨的洞穴,草原上已是满天繁星,点点的星光洒进洞来。母狼躺在地上,嗷嗷地叫,它开始分娩了。公狼温情地看着它,伸出舌头不停地舔它的额头,仿佛是在给母狼安慰。
  一只小狼崽出生了,又一只小狼崽出生了,哦,母狼生了三只小狼崽,两只公的,一只母的。筋疲力尽的母狼舔着湿漉漉的小狼崽,虚弱得没有了一丝力气。身上被舔干的小狼崽嗷嗷叫着,趴在母狼的肚子上,吮吸着甘甜的乳汁。
  啊!公狼激动地钻出洞,仰头对着蓝色的天空嗷嗷嚎叫,它当爸爸了!好幸福的一家子!它把心中的喜悦大声说给星星听,说给草原听,说给安静的夜晚听,晚风把它的声音传得很远很远………
  产后的母狼需要进补大量的食物!
  天刚亮,公狼就出去觅食了,它在草原上寻寻觅觅,却始终寻不到一只野兔或是一只土拨鼠,野兔和土拨鼠还在洞里睡懒觉。朝霞渐渐升起,染红了美丽的大草原,公狼垂头丧气地跑跑停停,它想起了牧羊人家里的羊,那些小羊又肥又嫩,母狼最喜欢啃羊腿了!可是,去牧羊人家意味着什么,公狼很清楚,但此刻想到家里的母狼和嗷嗷待哺的小狼崽,公狼决定铤而走险。
  羊的气息诱惑着公狼,它沿着那条弯弯的小路,飞快地跑啊跑。它跑过了一片又一片茂盛的草丛,跑过了绿色的小树林,跑过了潺潺流淌的小溪。远远地,它看见那个石头房子了,听到了狗叫声。
  这会儿天还早,牧羊人还没把羊群赶出门。公狼暗自庆幸,它飞快地奔向羊栏。
  石头房子里,一个叫格列的中年汉子眯起眼,脸上露出狡诈的笑容。他轻轻拍拍身边嚎叫的黑色藏獒说:“傻子,别叫了,送上门来的狼皮很贵重。”
  聪明的藏獒马上心领神会,不叫了。
  格列和傻子悄悄走进羊栏,傻子在东,格列在西,静候公狼的到来。羊栏里,羊群不安地咩咩叫,它们已经嗅到了狼的味道,危险的味道。公狼正悄悄钻进羊栏,两道绿光射向一只肥嫩的白羊。这时,傻子像一股黑色的旋风,跳起来,扑向公狼。公狼惊慌失措,掉头就逃,却被躲在另一边的格列围住,还没等公狼反应过来,一把明晃晃的藏刀直插进公狼的嘴里。
  一股鲜血喷涌出来,公狼倒在地上,蹬蹬腿死了。可怜的公狼大张着嘴,嘴里满是鲜血,它的两只绿眼睛瞪得溜圆。它死不瞑目,它放心不下家里的母狼和三只狼崽子呀!
  格列笑眯眯地提起一条狼腿,嗯,好沉啊,现在他得到了一张完整的狼皮,还得到了狼肉,狼皮可以卖个好价钱,狼肉可以烤肉串。格列乐得合不拢嘴,他拖着死去的公狼进了石头房子。
  三只小狼崽吃了奶,匍匐在母狼身边睡着了,母狼饿得慌,都快中午了,公狼还没捕食归来,为什么?母狼隐隐感到不安,可为了有奶水养小狼崽,母狼不得不钻出洞穴,去外面捕食。
  天蓝得透明,鹰在长空飞翔,开满野花的草原宁静而安详,母狼发现草地上有一只死去的野斑鸠,可能是病死的,母狼顾不了那么多,吃了斑鸠。母狼继续在草丛中寻找,为了填饱肚子,它又吃了一些虫子和野果,然后,它回到洞穴,三只小狼崽扑进它怀里。
  天黑了,公狼还没回家,母狼喂完小狼崽,钻出洞,对着满天星星的夜空长啸,它在呼唤公狼回家。它的嗓子嘶哑了,它孤单的身影融进星星的泪光中,它明白了,公狼再也听不见它的呼唤了,公狼一定遭遇了不测!眼泪从母狼绿莹莹的眸子里小溪般淌下来,母狼真想离开这里,去大草原寻找它心爱的公狼,可洞穴里小狼崽的嗷嗷声又让它挪不开脚步,它得回去,它的孩子需要它!
  日子一天天过去,母狼每天天不亮就出去觅食,填饱了肚子又匆匆回家。很快,小狼能够跑跑跳跳了,能够钻出洞,追追小鸟,晒晒太阳了。母狼叼来一只土拨鼠扔在小狼面前,叮嘱小狼要学会捕食。小狼蹦蹦跳跳跟在母狼身后,像母狼那样瞪大眼,屏住呼吸,等候土拨鼠和野兔钻出洞,但小狼没有它们跑得快,只能眼睁睁看着土拨鼠和野兔逃走,倒是母狼眼疾腿快,扑上去抓住一只野兔。母狼咬断了野兔的脖子,把死兔子放在地上,小狼闹哄哄地扑上去,撕了半天,也撕不开兔子的皮,小狼嘴边沾满毛茸茸的兔毛。
  母狼用尖利的牙齿撕开一道口子,小狼闻着新鲜的血肉味儿,高兴地叫着,��抢着,用舌头舔舔新鲜的兔肉。嗨,小狼还是喜欢吃奶,它们拱到母狼怀里,吮吸着甘甜的奶汁。母狼仰头躺着,此时,晴朗的天空有一朵云,像一匹沉默的狼,俯视着大地,母狼眼里流出泪水。朦胧中,它看见了心爱的公狼,它跳起来,想要拥抱那朵白云。瞬间,白云不见了,乌云席卷在空中,初夏的雨就要来了,母狼带着小狼躲进洞。在洞里,母狼依然泪流不止,每一天,它都在思念着公狼,它已经憔悴不堪。   小狼依偎在它怀里,呜呜地叫,母狼用舌头舔着每一只小狼的耳朵,舔着它亲爱的孩子们,似乎是在给小狼们讲述公狼的故事,告诉孩子们它们的父亲是多么勇猛无畏。
  月光钻进洞,母狼和三只小狼头挨头地睡着了。母狼又梦见了公狼,公狼叼着一只小羊向它跑来,那条弯弯的花路没有尽头啊……
  母狼脸上露出微笑。
  格列想把那张完整的狼皮拿到镇上去卖,可他妻子旺吉娜不同意。旺吉娜说:“格列,你都人到中年了,该享享福了,你冬天放羊冷,我用这张狼皮给你缝件袍子。”
  旺吉娜在酥油灯下,一针一线缝做狼皮袍子,格列吃着手抓羊肉,喝着羊奶茶,满脸的惬意,他盘算着等冬天杀几只羊,到了新年,把儿子的婚事给办了。他还计划过几天去镇上卖羊,给妻子买个金镯子。
  几天后,旺吉娜缝好了狼皮袍子,格列也给妻子买了个金镯子。旺吉娜戴着金镯子去放羊,藏獒傻子跟在她身边。盛夏的草原阳光亮丽,鲜红的格桑花,金黄的索玛花,蓝色的野鸢尾花开满了绿草地。到了湖泊边,傻子忽然嗅到了狼的味道,它亢奋地叫起来,扑向那长满芦苇的地方。
  母狼正在芦苇丛里觅食,它寻到了几枚野鸭蛋。看到藏獒,它马上叼着一枚鸭蛋,箭一般奔跑,跑过湖泊,它朝着洞穴相反的地方跑去,它怕藏獒发现它的家和家里的孩子。母狼奔跑的速度像道灰色的闪电,它很快跑到了山脚下,傻子吐着舌头在它身后追。
  旺吉娜害怕会有其他的狼出现,忙大叫:“傻子,傻子,回来,别丢下我和我的羊!”
  傻子听懂了,摇着尾巴跑回旺吉娜身边。
  旺吉娜回家后,给丈夫格列讲了遇见一匹狼的事,格列皱着眉头说:“以后你不要去放羊了,我去,我还想得到那张狼皮呢。”
  第二天早上,格列骑着马,背着猎枪,带上傻子,赶着羊,来到湖边。羊儿悠闲地啃食青草,蝴蝶追着花朵,和天空一样蓝的湖水里,碧绿的荷叶间开出了朵朵洁白的荷花,朵朵白云也倒映在水里,像一幅明媚的画。
  格列漫步湖边,竖起耳朵,眼睛四�搜索,傻子跟在他身边。走了一会儿,格列什么也没发现,他一脸的失望。夕阳西下,格列骑上马,赶着羊群回家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冬天,三只小狼也长大了,柔软的狼毛变得坚硬,牙齿像锋利的尖刀,可以挑出一条土豺的肠子。母狼把三个孩子赶出洞穴,让它们各自去
  生活。
  三只狼不愿离开母狼,母狼龇牙咧嘴,对着它的孩子们咆哮,显然是告诉它们:不要再指望我养着你们了!
  三只狼依依不舍地离开洞穴,去寻找新的家园,可是,它们是相亲相爱的兄妹,不忍分离,就在一起组合成了一个狼群,共同建造了一个很大的狼洞。头狼想要母狼跟它们一起生活,母狼摇摇头,它哪也不去,它要守着它和公狼的家。
  冬天,一匹孤狼的生存是艰难的,母狼躲在洞穴里,瑟瑟发抖。它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雪地里寻找不到任何食物,它又不愿加入狼群去偷袭牧羊人家的羊。它闭上眼睛,回忆起它和公狼相爱的时光:它俩离开狼群,来到这里;每天它俩一起出去觅食,再一起回家……
  多么美好的时光!
  现在,孤单的母狼满眼的泪水,它想出洞散散心。
  母狼奔跑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已是傍晚,天很冷,雪花如白蝶飞舞。忽然,母狼竖起耳朵,它听到了嗒嗒的马蹄声,看见一个人骑着马正朝这边走来,一只黑色的藏獒紧跟在马旁边跑。
  母狼赶紧躲到一块雪白的石头后面。
  是格列。格列今天去镇上卖了羊,他怀里揣着一沓钞票,脸上是美滋滋的笑容。他要快点赶回家吃晚饭,把钱交给旺吉娜。嗯,旺吉娜一定炖好了手抓羊肉,斟满了青稞酒,点亮了酥油灯,等着他回家。
  想到妻子旺吉娜,格列脸上说有多开心就有多开心。贤惠的妻子,亲手给他缝做的狼皮袍子,在这个寒冷的下雪天,穿在身上,特别温暖!
  躲在石头后面的母狼浑身一颤,格列身上那件灰色的狼皮袍子刺痛了它的眼睛,它吸吸鼻子,呼吸到了公狼的味道。顿时,母狼的眼睛里喷出仇恨的火焰,它明白了,是这个人杀死了它心爱的公狼!它再也按捺不住,像道灰色的闪电,从石头后面跳出来。
  格列背着枪,他还没回过神来,就被突如其来的母狼从马背上扑下来,枪掉在几步外的雪地上。藏獒傻子狂吠,扑上去一口咬住母狼的前腿。母狼“嗷呜”惨叫一声,它的腿断了,殷红的血喷涌而出,染红了雪地,但它忍住痛,试图躲开藏獒,它的目标是格列,它要咬死格列,为公狼复仇!
  格列捡起枪,瞄准母狼,他冷冷地看着断腿的母狼,他知道母狼不是藏獒的对手。他并不想朝母狼开枪,他掏出腰间的藏刀,想要像杀死公狼那样,把刀插进母狼嘴里,这样,他得到的狼皮会完整一些。
  饥饿的母狼为了复仇,使出全身积攒的力量,猛地跳起来,大叫一声,居然扑倒了凶猛的藏獒。母狼眼里全是仇恨,它本可以一口咬掉傻子的耳朵,但它放弃了,它疯狂地叫着,拖着断腿,迅猛地扑向格列。
  傻子翻身起来狂叫,一口咬住了母狼的后腿。母狼匍匐在雪地上,嗷嗷惨叫,它的后腿断了。这时,藏獒的嚎叫,母狼的惨叫,传遍了茫茫雪野。
  格列握着藏刀,一步步朝母狼走来,母狼又饿又痛,它快要晕过去了,但它昂起头,绿色的眼睛喷出仇恨的火焰。
  这时,马忽然掀起四蹄不安地嘶叫,然后转身奔跑起来。藏獒傻子竖起耳朵,它也听到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显然有一群野狼正越来越近。它并不知道,这群野狼的头领是母狼的儿子。傻子怒吼一声,松开嘴,放开母狼,它要迎战野狼群。
  格列也竖起耳朵,他似乎知道情况不妙,赶紧扔了藏刀,抓起猎枪。可就在这一刹那,母狼居然爆发出神奇的力量,它拖着一前一后两条断腿,猛扑上去,一口咬住了格列的脖子。格列来不及叫一声,便倒在了地上。
  傻子猛然回过头,风,掀起它黑色的皮毛,它双眼通红,猛扑过来,一口咬断了母狼的脖子。
  母狼轻轻松开口,它死了。格列也死了,鲜红的血湿透了他身上的狼皮袍子。死去的母狼一脸安详,它那双绿莹莹的眸子带着一丝丝笑意,它终于为公狼报仇了,终于可以去天上找它心爱的公狼了!
  一片片雪花轻舞飞扬,一匹母狼从雪白的路上轻盈地离开,留下一行浅浅的梅花脚印。哦,公狼来接它了,两匹狼飞舞在空中。
  而茫茫雪域,狼群和藏獒傻子正激烈厮杀。狼在嚎叫,藏獒在咆哮,狼群想要分享死去的格列,忠实的傻子守在格列身边,龇牙咧嘴,扑向一匹狼。
  一匹狼倒下了,藏獒傻子被另一匹狼撕掉了一只耳朵;又一匹狼倒下了,傻子的身上被咬出一个血洞。鲜血在雪地流淌,藏獒傻子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它寡不敌众,缓缓倒在雪地上……
  雪停了,风住了,星星和月亮同时出现在湛蓝的夜空,雪地一片寂静。骑在马背上的旺吉娜打了个寒颤,她和村里人点燃火把,去雪野寻找格列。老远,她就看见倒在雪地的格列,傻子,还有死去的几匹狼。
  旺吉娜跳下马背,抱住格列失声痛哭:“都是我害了你!不该给你缝做狼皮
  袍子!”
  此时,星星和月亮同时躲进了乌云,雪花又飘起来,唯有一个女人凄厉的哭声回响在黑沉沉的夜色里!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