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我与秦汉是世交

作者:未知

  我的父亲王炳钧(字亚丹)先生,是民国时期的著名律师。他与抗战名将孙元良将军是挚友。在我的记忆中,因父亲比孙将军年长4岁,故而孙将军对我父亲以兄相称,因此,我也就称他为叔叔了。
  1945年抗战胜利后,我们全家返回南京南捕厅旧居后,直至1949年,孙叔叔曾多次到我家中,与父亲叙谈畅饮。当时年幼的我,看到他们在一起时总是亲近得很,谈笑风生。孙叔叔留给我的印象是仪表堂堂,风度翩翩,军服笔挺,有时还足蹬闪亮的军靴,英武非凡,魅力十足,是我那时心中所崇尚的男人形象。1947年我的��爷在南京去世,孙叔叔时任重庆警备司令,不能来宁吊唁,他特地致信我父亲慰问,并附亲笔唁词,在唁词中他以“愚侄”自称。
  孙叔叔留给我最深的印象是开朗、豪放,喜欢小孩。每次我见到他时,他总是要逗我玩。对于我这个还不到10岁的小男孩来说,更喜欢摸弄他的军服、肩章、领章和皮靴,有时甚至还想去碰他的佩枪,每次他都和颜悦色地尽量满足我的愿望,使我感到很亲切。然而,孙叔叔前往台湾后,便与我们失去联系,身在南京的父亲,始终没有忘记他的那些身在台湾的老友们。家父1964年病逝前,还曾嘱咐家人日后有机会时,一定要向孙元良等老友带去问候。
  1994年春,我偶然得知影星秦汉先生是孙叔叔的公子时,便萌生可通过秦汉向孙叔叔问候的想法。于是在1994年7月,我在《金陵晚报》发表了《遥寄秦汉先生》一文,还接受了电台的采访,试图通过新闻界的传播,能恢复父辈之间的友情。后来,愿望终于实现了。在《金陵晚报》的大力帮助下,1995年8月12日下午,在南京大行宫会堂,秦汉来南京参加他主演的影片《南京大屠杀》的首映式之前,我和秦汉的手终于握在一起。这一次握手,延续了父辈半个世纪的友谊。我请秦汉向孙叔叔转达家父和我们全家的问候,并请他代转交孙叔叔当年给我父亲的信以及致我爷爷的唁词复印件。当秦汉知我年长他几岁后,他又高兴地尊称我为兄长。当时,我们相约有生之年能在祖国宝岛台湾一聚,并登门拜访孙叔叔。
  然而,天公无情,2007年6月,孙叔叔驾鹤西归,我想再见孙叔叔的愿望也无法实现,所幸孙叔叔在世时,还能感受到身在大陆的世交老友及其家人的牵挂。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