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做好物流降本增效工作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奠定坚实基础

作者:未知

  编者按:随着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现代物流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和新的经济增长点。7月2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交通运输部召开全国物流降成本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总结有关工作进展和成效,交流各地的好经验、好做法,部署和推动下一阶段工作。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成员、副主任张勇对推进物流降本增效提出四方面要求。
  7月27日,在第十六届全国物流园区工作会议上,国家发展改革委经贸司副巡视员吴君杨介绍了我国物流业发展总体情况和近期有关政策,以及我国物流园区发展总体情况并指出存在的主要问题。本期选取编辑了广东、浙江、河南、江苏四省在物流领域简政放权、降税清费、构建立体化物流网络体系、优化货运结构等工作上的实践经验,并重点介绍了郑州国际物流园区、义乌国际陆港新区、百驿物联和福田汽车在物流降本增效工作上取得的显著成效,以期为降低“物流企业成本”和“企业物流成本”工作带来思考。
  我们召开全国物流降成本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主要任务是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精神,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物流降本增效的决策部署,总结有关工作进展和成效,交流各地的好经验、好做法,部署和推动下一阶段工作。关于此次会议的主要任务,我讲四方面意见。
  一、统一思想、提高认识,深刻把握物流降本增效的重要意义
  物流业是支撑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性、战略性产业,社会物流成本水平是国民经济发展质量的综合体现,是决定实体经济竞争力的关键因素,深入推进物流降本增效具有重要意义。
  一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抓手。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决策部署,明确了“三去一降一补”的工作重点,降低物流成本是“降成本”的一项重要内容。推进物流降本增效,能够扩大市场范围,促进商品交易和流通,加快企业库存和资金周转,减少无效供给,提高供给体系效率,使经济在更高水平和更高质量上实现供需动态平衡,对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发挥着重要的基础性作用。
  二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依托。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作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物流的高质量发展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前提和基础。深入开展物流降本增效,有助于优化资源配置、促进产业发展、增加居民消费、完善国家经济空间布局,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强劲动力和保障。
  三是增强实体经济竞争力的重要途径。物流是除资源、劳动力之外的“第三利润源泉”。在当前资源要素价格不断上涨、“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的情况下,迫切需要通过物流降本增效降低实体经济运行成本,提高投入产出比和发展效率效益水平,增强我国产业和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为应对国际经济形势变化提供更大的回旋空间。
  二、协同联动、多措并举,物流降成本取得阶段性成效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物流工作,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连续几年对降低物流成本提出要求,国务院常务会议多次研究部署物流降本增效工作。国家发改委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坚持问题导向和发展导向并举,会同相关部门研究上报并以国务院办公厅名义印发《物流业降本增效专项行动方案》《关于进一步推进物流降本增效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意见》等文件,从深化“放管服”改革、加大减税清费力度、加强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建设、推进物流信息化标准化智能化、深化产业联动融合和信息互联互通等方面,出台了60多项具体举措,统筹降低“物流企业成本”和“企业物流成本”,构建起推进物流降本增效工作的政策框架体系。交通、工信、公安、财政、自然资源、商务、海关、税务、铁路等与会部门在落实相关政策过程中,根据职能出台了一系列细化实化的举措,推动形成政策合力。
  各地在做好各项“规定动作”的同时,也结合本地�^实际创新实施“自选动作”,取得良好成效。上半年,国家发改委商请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经济日报及部分委属媒体,赴地方就“物流降本增效”进行专题采访,并通过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进行了多角度、全方位报道,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同时,我们对各地的主要做法与成效进行系统梳理,形成具体措施清单共400余条,归纳起来,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
  一是深化“放管服”改革,优化物流业营商环境。通过简化审批事项、应用现代信息技术等方式,改造传统行政审批流程,降低企业时间耗费等成本。比如,安徽对全省跨省大件运输许可平台进行升级改造,实现足不出户完成从申请到打印证件的全部流程。辽宁优化道路交通审批,道路运输企业经营许可审批时限由20个工作日缩减到4个工作日;对不涉及危险品货物运输的22项审批内容实行“最多跑一次”办理。
  二是降低收费水平,挖掘物流降成本潜力。聚焦制约物流企业成本下降的重点领域,简并收费项目,降低收费标准。比如,深圳回购高速公路后实行免费通行,降低货运车辆通行成本。广西对珠江―西江经济带港口、码头和北部湾经济区的国际标准集装箱运输车辆,减半征收车辆通行费。
  三是创新体制机制,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通过创新管理模式、提高精细化管理水平等方式,推动社会物流成本下降。比如,四川通过中欧班列“集拼集运”业务模式,将海关监管单元由“列”变为“节”,实现对同一班列内外贸箱混载、空箱换重箱等的有效监管,降低企业运营成本。重庆在法定最高土地出让年期内,灵活设定10―50年的仓储物流用地出让年期;对符合规划的堆场、仓储等项目,以及不适宜以出让方式供地的项目,通过租赁方式供地,降低企业用地成本。
  四是加大投入力度,夯实物流降成本基础。加强物流基础设施短板建设,提高设施标准化水平,加强新技术新设备应用,提高物流效率。比如,陕西与京东集团合作,积极打造以干线机场为核心、通航机场为节点、终端无人机(无人车)配送点为触角的三级航空物流体系。贵州大力推进物流云建设,采用政府购买服务、行业协会和骨干物流企业联合运营的方式,在保本微利的原则下为企业提供综合服务。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