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抢占5G标准“制高点”

作者:未知

  5G标准制定的话语权是由国家经济实力,电信运营商实力等综合因素决定的。
  2018年6月14日,全球首个5G国际标准最终确定,5G商用也已进入冲刺阶段,5G离我们再近一步。
  这一次,全球标准化组织3GPP批准了5G NR独立组网(SA)的冻结。加上去年12月完成的非独立组网(NR)标准,5G已经完成第一阶段全功能标准化工作,进入了全产业的商业化阶段。而中国厂商在此次5G标准制订过程中的话语权大幅提升。这标志着我国在全球通信业标准制定的争夺中已初步实现华丽转身。
  关乎国家战略
  深圳市通信学会秘书长李银松告诉《中国经济信息》记者,通信标准的制定绝对不只是一个行业标准的问题,而是关乎整个国家的战略。以美国为例,基于PC和互联网的标准,从架构到核心协议都是由其进行定义的,这直接带来了美国在整个互联网产业之中,长期保持着绝对的优势,并且产生了一大批企业,如英特尔、IBM、微软、Google等,在数十年间引领全球的PC和互联网行业发展。这不但为美国带来了直接的经济利益,而且在互联网文化等方面也对全球产生了深远影响。
  正因为如此,世界各国都已经充分认识到通信标准是不能放弃的竞争制高点。在2G时期,美国推出了CDMA,欧洲各国则联合起来成立了GSMA国际组织,共同研发了GSM标准,并在欧洲各国进行推广,其主要目的就是向标准制定者美国提出挑战。同时,亚洲通信大国日本也提出了PHS标准。当时的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移动通信市场,前述三大标准在我国曾经展开过激烈的争夺。而我国最终选择了欧洲的GSM标准,并大规模采用,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GSM标准在世界通信市场上占据了优势地位,这才为欧洲通信企业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阿尔卡特等创造了崭露头角的机遇。
  在3G时代,美国在CDMA基础上推出了CDMA2000,欧洲在GSM的基础上推出WCDMA,而中国的TD-SCDMA也第一次登上了通信行业的舞台。这一次,美国则联合中国提出了让前述三种标准并行的方案。这使得中国标准和中国通信企业的设备首次成为市场上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而随着4G的到来,中欧之间的联合使得美国在标准争夺之中处于下风。欧洲的LTE FDD和中国的TD-LTE最终成为了4G的主导。对于企业来讲,全世界通信设备制造领域逐渐形成了以华为、爱立信、诺基亚、中兴为主的竞争格局。
  在5G时期,我国的目标则是成为主导力量,只有这样才能不断促进我国通信行业的进步,并带动整个国民经济向前发展。
  已成重要力量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王志勤表示,3GPP是5G标准的主导方,在这个汇集了运营商、设备商、芯片商的群体中,中国的企业和专家日益发挥着重要作用。在5G标准第一版本发布的过程中,由中国人担任的关键职位有30余个。
  我国从2015年11月启动无线技术场景和需求研究至今,以中国移动、华为等为代表的中国力量参与并主导着NR所包含的设计、架构、频段、天线等各方面工作。其中,中国移动作为唯一报告人和协议主编,领导完成了5G空口场景和需求研究项目,输出5G空口技术纲领性文件,详细记录了5G的各种应用场景、需求和各项技术指标,产业界后续所有技术研发和标准化均以此文件为准。
  根据3GPP此前公布的5G网络标准制定过程,5G整个网络标准分几个阶段完成:第一阶段启动R15为5G标准,于2018年6月完成,本阶段完成独立组网的5G标准(SA),支持增强移动宽带和低时延高可靠物联网,完成网络接口协议。第二阶段启动R16为5G标准,于2019年12月完成,本阶段完成满足ITU(国际电信联盟)全部要求的完整的5G标准。而5G标准最终将于2020年在ITU(国际电信联盟)的会议上正式通过。
  在5G标准制定过程中,我国能够发挥重要作用是由我国的经济实力,电信运营商、通信设备商和手机制造企业,以及互联网企业的发展水平等多重因素决定的。
  通信行业标准的制定与国家实力息息相关,可以说是政治、经济、技术等综合实力的全面较量,在这样的场合,只有经济、技术等方面实力强劲的国家才有发言权。
  仅从通信行业看,我国的电信运营商综合实力也非同一般。中国移动是全世界用户量最多的电信运营商。中国4G基站数占全世界4G基站数的60%,拥有世界大国中品质最好的4G网络。这为标准由中国电信运营商牵头制定打下了基础。
  从通信设备制造能力看。我国的通信设备制造也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就在最近,华为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通信设备制造企业,中兴位列第四。这两家企业的专利数多年来位居全球同类企业的前列,已经建设了全球数百个电信网络,积累了大量的网络建设经验。
  而在通信行业的终端,手机制造领域,我国企业也是可圈可点,特别是近年来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截至目前,全球的十大手机品牌中国已经占据7席,国产手机技术也达到世界一流水平,为我国在通信标准的制定中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在网络应用领域,我国的发展已广受世界瞩目。近年来,我国基于移动互联网的业务发展迅速,移动支付、移动电子商务、共享单车、共享出行、O2O业务发展迅猛,已经开始在全球扮演重要的角色。
  商用仍需时日
  标准的制定终究是为商业化服务。这次冻�Y并发布5G NR独立组网(SA)标准,虽然比预计时间提前,但并不能说明5G正式商用也将提前到来。其意义在于,5G独立组网的通用物理层规范已完成。从现在起,设备厂家可以根据这个标准开始设计产品,芯片厂家可以根据这个标准开发芯片。从这个角度看,5G向商用迈出了非常重要的一步。
  纵观世界5G的发展水平,东北亚地区已处于领先态势,中日韩在技术实力、经济能力上有优势,对5G发展拉动经济也寄予了较大希望。而欧洲因为经济发展的原因,缺少资金,运营商对5G建设的积极性不足。至于美国,虽然非常清楚5G的价值,但能否实现尚不明朗。世界其他地区市场规模不够大,一般情况下很难超越东北亚的发展水平。
  目前,中国电信运营商已经开始进行第一阶段的外场试验,第二阶段的外场试验会在今年完成。2019年,中国电信运营商将开展试商用,为5G的商用发展做准备。同时,5G手机也将于2019年出现。最早也要到2020年,中国才有可能进入5G商用的时代。
  正如中国电信集团技术创新中心副主任杨峰义所说:“在5G商用之前,通信产业链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芯片商、设备商都需要进行产品研发和测试。”与标准化研究的投入相比,5G的商用研发需要更多资金的投入。多数业界人士都表示,5G才刚刚开始。


常见问题解答